主页--> morriunion-000 -->morriunion-002-000 -->morriunion-002-006-1
热烈祝贺"中国Ennio Morricone音乐爱好者联谊会" 2009.5.24日在北京宣告成立
Warmly congratulate to proclaim the founding of "China Ennio Morricone Fans Association" in Beijing on may 24,2009
热烈祝贺"中国Ennio Morricone音乐爱好者联谊会" 2009.5.24日在北京宣告成立热烈祝贺"中国Ennio Morricone音乐爱好者联谊会" 2009.5.24日在北京宣告成立热烈祝贺"中国Ennio Morricone音乐爱好者联谊会" 2009.5.24日在北京宣告成立热烈祝贺"中国Ennio Morricone音乐爱好者联谊会" 2009.5.24日在北京宣告成立热烈祝贺"中国Ennio Morricone音乐爱好者联谊会" 2009.5.24日在北京宣告成立热烈祝贺"中国Ennio Morricone音乐爱好者联谊会" 2009.5.24日在北京宣告成立热烈祝贺"中国Ennio Morricone音乐爱好者联谊会" 2009.5.24日在北京宣告成立热烈祝贺"中国Ennio Morricone音乐爱好者联谊会" 2009.5.24日在北京宣告成立
"莫迷网联"第一届理事会成员专栏(首刊)
002-006-1 苏毅的专页-1
命运之力---与莫翁的神奇相遇
苏毅的资料
SUYI近照
上图: 苏毅
 
个人简况: 男,籍贯北京。1965年出生于广西环江县,1987年毕业于北京林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先后任职于广西大学林学院、西藏自治区一江两河开发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中国科学技术馆,中国科协信息中心,禾源环保公司、北京硕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现回广西南宁创业."中国Ennio Morricone音乐爱好者联谊会"会长。(更多见这里这里)
邮箱地址: suyi@139.com
参考资料-1: 2004-2007年间苏毅担任原莫迷俱乐部(论坛)版主时(bystander)所发的帖子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more
参考资料-2: 苏毅的博客 http://eyec.spaces.live.com/
参考资料-3: 苏毅在本站发表的文章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命运之力---与莫翁的神奇相遇

 

5月31日,我从北京飞抵南宁,我着陆后发出的第一封短信写着:回到人间。是的,从5月23号开始,老莫把我升入云端,令我达到马斯洛所言之“高峰体验”,一切彷佛都在梦幻中失掉了自性。关于我本人和大师那次神奇的偶遇,坦率地说,很想套用《我和大师“零距离”》的标题。但是这件事过于巧合和存续,我一直怀疑存在命运的安排或者说冥冥中有一种超自然的力量。

5月18日,我作为莫里康内爱好者网站委托负责人收到主办方特玛捷票务公司叶佩红小姐的通知,得知老莫记者招待会在22日上午11:00开始举行。经过特玛捷公司与意大利方面的协商,莫里康内爱好者网站最终获得三个名额到意大利使馆参加记者招待会并代表中国乐迷以及莫里康内爱好者网站向大师敬献礼物。关于随后的过程老韩文章里已经有详细记述在此不表,当我22日下午三点到达北京后,我联系老韩得知他已经和孙竞参加了记者招待会---老莫真的
来了!23号上午9:41,我接到莫迷张凌毅的电话,问23号上午在中央音乐学院的莫里康内音乐讲座是否由老莫本人主讲?我想当然地回答:不可能!当晚他就要演出了,乐队的磨合包括与合唱演练怎么可能有时间出来呢。可是没过多久,一个自称莫迷阿辉的男子给我打来电话,说他已经在中央音乐学院,老莫将在上午十点半到这里讲学。一看时间还剩半个多小时,我立马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中央音乐学院,一路狂打电话并通知传媒大学陈京炜老师用莫迷网联飞信群通知大家消息,同时报告杨大林老师和老韩。我在中央音乐学院门口跳下车的时候,刚好看到特玛捷公司的龚华先生和另外一个男子站在门口,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只见他们向门外走去。我回头一看,一辆挂上海牌照(沪H88268)的黑色法拉利轿车被保安拦在中央音乐学院入口处,龚华先生等二人正在跟保安说着什么,接着黑色法拉利缓缓驶入中央音乐学院。我站在路的北边,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实实在在,我心目中的神就坐在黑色法拉利轿车后排靠右侧车门的地方,两个随扈,可能是意大利使馆的男子坐在莫翁的左边。法拉利慢慢开进中央音乐学院,我沿着道路左边跟着车前行,挥手向莫翁致敬。或许他们认为我是引导他们达到指定位置的工作人员了,而实际上中央音乐学院似乎完全没有预先接待大师的准备。当司机跟着前面特玛捷公司和学院某男子左拐停到教学楼时,那是一条断路,无法把车开到教学楼大门前的广场上。于是法拉利停下来,很随意地莫翁也下了车,我简直不能相信我的神竟然以如此的方式站立在我面前。主办方和学院的人都在不停打电话,没有人过来接待莫翁,于是我们一行七人跨过草坪边上的台阶走向教学楼大门,没有人来接待客人。一路上只有莫翁的经纪人、光头的Luigi Caiola先生用英语和龚华先生交流,我趁间隙向Luigi Caiola先生说明我本人是中国莫里康内音乐爱好者网站的负责人,昨天上午(即5月22日)赠送给莫翁的油画就是我们送的。Luigi Caiola先生叽呱翻译过去,老莫没有什么反应。此时我们已经走到教学楼大门,随后进入电梯。上楼后居然没有安排大师休息的地方,于是那位男子赶紧叫人打开一间教室,我们进去后,老莫很随意坐在教室靠近讲台的第一排上,那种三合板的简易靠背椅。没有人招待莫翁,我听到的是还有车辆被拦在学院外进不来,需要去协调、翻译还没到……Luigi Caiola先生跟特玛捷公司的龚华说,请翻译说话慢一些,大声一点。大师左手托着下巴在座位上若有所思,我多么想跟我的神交流啊!问了他身边那两个意大利男子:Do you speak English?无声地摇摇头。我那个时候最想表达的是我的敬意,甚至想哼唱大师的著名旋律片段来进行交流,但是那个时候生怕哼跑调后会让大师错愕。好在Luigi Caiola先生这个时候回来了,跟着大师唧唧呱呱,大师的脸色依旧没有什么表情。我走过去,对Luigi Caiola先生说:Please tell Mr Ennio Morricone,it's our honor to meet Mr Morricone in China.我们乐迷网站收集了超过410部他作曲的电影。莫翁听罢翻译后问:在网上有视频吗?我答:有,很多只是电影的片段。我趁机跟Luigi Caiola先生说:中国古代有个哲人叫孔夫子,他曾今听过一段音乐,说这段音乐Too many beautuful and too many wonderful。我不知道如何去翻译孔夫子所言闻韶乐“至美矣,又尽善也。”,但是我看到Luigi Caiola先生一通翻译后,大师笑了,抿着嘴像一弯新月,但他一直没说话。翻译终于到了,一个年轻女子。一番寒暄交涉后大师走出“休息室”,右手边401阶梯教室的距离大约只有20米。我已经听到教室里传来的欢呼声,这一刻,才是中国乐迷对大师的真正敬仰。不知是有意或无意,大师和陪同在门外停留了约两分钟才步入阶梯教室,顷刻迎来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能够聆听大师“电影音乐创作理念”讲座真是荣幸,大师问:音乐的意义是什么?说实在我脑子里一片浆糊,以为大师要把音乐神圣化。大师答:音乐没有意义,作曲家只是让不同的音符发出声响,由此来表达他的思想和感受。回想从小到大,我们都被教育学什么做什么当什么是为了什么实现什么达到什么,大师一句话,让这一切都没有了意义。事实上,它真的没意义。听大师一句话,已经深得禅意。老莫在讲座过程中忽然站起来走到身后的钢琴边,按下了键盘。他居然弹奏的是电影《西部往事》的主题!感谢莫迷阿辉(凌辉),他用相机记录下大师演奏的瞬间,那是公元2009年5月23日上午11:10,在中央音乐学院综合教学楼401阶梯教室。

当我断断续续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时间已经来到6月16日晚上11:49,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阿辉的电话通知,会有我刚到中央音乐学院门口就遇到莫翁的那一刻,以及我作为莫迷成员陪伴莫翁走进中央音乐学院教室那幸福的时光,甚至,我不知道这种对莫翁的热爱会带来什么。23号晚上,我站立在人民大会堂,为大师一次又一次的返场纵臂欢呼。作为40多岁的中年人,这是从未有过的激情澎湃、忘乎所以。我多么希望大师再多加演一曲,又多么希望疲惫的大师能尽早歇息,81岁了,他太累了。最后大师以卷走指挥台上所有乐谱的方式来达致音乐会的结束。我也看到杨大林、杨冬夫妇伫立良久、持续鼓掌,用他们的深情来表达对大师的最高礼遇。正如莫里康内音乐爱好者网站站长老韩说过的那样,“莫里康内是意大利的国宝级大师,世界级的顶级电影音乐大师,而且今年已达81岁的高龄.在当今全球音乐界,文化界享有很高的声誉.这次来华访问,在5.23日执棒的音乐会上,受到了莫迷观众的倾情欢迎,最终的三次谢幕不得不以夹卷挥别才得勉强落幕.然而,来自官方的礼遇却令人不解,没有鲜花,没有祝词,没见过哪位官员会见的报道,也未见哪位名导,名星露面捧场.使得整场演出完全变成了一场商业性的运作,大师多次"可惜没有(中国)导演向我提出过写电影配乐的要求"的明示至今仍不见任何反应,这不能不说是中国文化市场的一种悲哀和缺憾.在这样的状况下,来自民间的礼遇就显得极其重要.在苏毅等朋友的不懈努力下,我们终于得到了一个表达中国莫迷对大师无比崇敬心情的机会,从而多多少少地弥补了这种缺憾,在世界舆论面前为中国的文化圈争得了一分光彩.”作为莫迷或者莫迷网联的代表,我们敬献了足以代表我们的知识和理解力的礼物给莫里康内先生,我本人是非常欣慰和满足的。在此,我也要再一次感谢陈京炜老师,是她以她杰出的绘画技能和超群的领悟能力,协助我在最短时间内完成了油画设计稿的预备工作和后续在京承接、运送工作。参看这里

关于Ennio Morricone,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去表达我对他的爱和感激,以及那神奇的魔力。那是一种磁石的力量,你不知道在何时何处,哪怕一个转身的距离,都被对方牢牢吸引。老莫就是个黑洞,一旦到了他的边缘,你已经被深深吸引……最后我还是决定给这篇纪念文章冠上一个有分量的名字,那就是《命运之力》。《命运之力》是威尔第作曲的歌剧名称。一方面我惊叹命运的神奇,一方面也是说明意大利作曲家后继有人。

(来稿时间 2009.6.17 1:09)

 
2009.5.24 苏毅作为筹备组组长在北京莫迷网联成立会议上作主题发言
2009.5.24 苏毅作为筹备组组长在北京莫迷网联成立会议上作主题发言
 
读苏毅文章有感
 
在北京最后一次见到苏毅是2009.5.26晚上,应杨大林夫妇的盛情邀请在广西饭店的晚宴上.那晚,真像是到了艺术家的沙龙里,大家一直谈到接近深夜11点,为了我要赶地铁才不得不止住话题.苏毅住城西,我住城北.我们同在劲松乘上10号线,然后在国贸站挥手告别.同时也宣告了我们这次北京共处共事过程的结束.如果谈命运,这也是我俩人生命运之旅的第二次交叉点吧!(第一次是2007年5月在南京,他出差顺便来看我)
苏毅回到广西看来是很忙的,他有个人赖以生存发展的一摊子,还要着手新任会长以后的大量事务.发来几次邮件大都是在子夜时间,内容也很简短.我能从中感受到他的生活压力.这次他用了三千多字的篇幅发来这篇稿子,发件的时间又是子夜以后一点多钟,从稿件的内容,发稿的时间,我可以想像出他那百忙之中伏案疾书,有话要说,不吐不快,匆忙而真挚的一个痴情莫迷的感人形象.
关于莫翁音乐学院讲课这一段,我在那天的晚宴上已听他讲了一次,那一次也给了我很深的印象,特别是当他讲到莫翁脸上露出了笑容,形容那像一弯新月的情景时,那真有点像一个虔诚的教徒得到了上帝的赐福一样的倾情激动.不过这次再仔细拜读他的文章,我几乎就像和他在一起一样,置身于那个现场,我完全能体验到他那种对莫翁近乎顶礼膜拜的真情,同时也对大师到达中央音乐学院的那一小段时间,受到的可以说是冷遇的场面感到愤慨.不论这种状况是多么短暂,也不论它是由于何种原因而产生的
我说这种话不仅是因为我也是一个莫迷,也不仅因为莫翁是一位世界级的电影音乐大师.更多地是对比当前的许多社会现象而深感不解和痛心.现在你只要打开电视,打开报纸,可以说除了CCTV-1和人民日报这类的中央喉舌之外,铺天盖地的名星新闻多的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名星的绯闻轶事更是成为大大小小媒体每天乐此不彼的无尽话题,甚至连某某名星要给臀部买高额保险都能放到娱乐版面的头条.而在电视频幕上,那些娱乐频道节目主持人以及各式各样的追星族,对大牌小牌的歌星,明星的追捧和报道,可以说已达到让人闭气的的程度.就连大腕耍野甚至吸毒,对其细节的关注报道可以说是不厌其详.对比莫里康内首次来华演出的宣传,我在北京十天,经常到报摊上翻阅报纸,除了新京报和北京晨报偶见报道外,几乎可以用悄无声息来进行形容,在改革开放已经30年,中国已跃然而成为世界第三经济大国的今天,中国影艺媒体的观注焦点和发展水平实在令人咋舌和不解.
我更想说的是苏毅谈到的这次莫翁的中央音乐学院之行.当天苏毅给我打电话已是上午十点多了.那一天我和老伴刚刚到达和平里一位老同学家作客.一接到电话,我不得不请已经先后到达的几位老同学原谅,一个人抽身出门打的.等我赶到城南的音乐学院并进入报告大厅时已快11点了.不过现场给我的印象是可容几百人的大厅里人头攒动,座无虚席.我只好站在最后面听讲.我想拍摄,一摸口袋,匆忙之中把像机忘在老伴的包里了.我只好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真糟糕只拍了两张手机又没电了.莫翁讲的很认真,只是那位翻译的声音太小,使人不得不竖起耳朵去听.前面苏毅讲的大师用钢琴弹奏西部往事并讲解其中旋律的三个台阶,也给我很深的印象和启迪.大师讲课后学生提问非常踊跃,每次都是一二十支手同时举起来要求提问.我们的网友凌毅站在前面有幸得到了提问的机会.当他讲到自己是从一千多公里以外的江苏赶来时,会场上报以惊叹声和热烈的掌声.这至少也会使莫翁对于号称第三经济大国的中国人的热情和他们现有的音乐欣赏水平有所感受.最后音乐学院的领导向大师赠送了礼物.总的来看,作为中国音乐的最高学府,在会场上所表现的对大师的热情和礼遇还是发自内心和比较圆满适度的.
但令人不解的的却是大师进入这座学府大门的这段冷遇着实让人难堪,尤其是在中国最高级的音乐教育殿堂出现更是令人不解.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是学校还是特玛捷还是甚么人? 虽然出现这种错误的责任者是不可原谅的.而我想说的是更深层次的问题.试想如果是教委或是政府的那位领导莅临学院,会有这种情景出现么?退一步说,如果是张艺谋,宋祖英甚至是小沈阳来校,会有连大门都不好进,下车后找不到接待人的情景吗? 如果出现了这种问题,当事的责任者还能安然无恙吗? 其中问题但愿能引起人们的深思.
从苏毅的文章中可以看出,他对莫里康内的崇拜几乎已近神圣的程度, 他的那种纯真的心情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我也常常会感受到大师旋律中的那种神奇的力量从而引起对作曲者的崇敬.但我们并不应要求所有的中国人都像我们一样去追崇大师,既使他是文化人,音乐人.罗卜青菜,各有所爱.各人都有权力选择和热爱他自己心中的偶像.但我们有权力希望,像莫里康内这样的大师,(大师在5月22日北京新闻发布会所表达的对中国的友好和崇敬,也使每个中国人感到欣慰和自豪,你可以从下面的段录像中仔细体会到他的心情),在已经崛起的中国,应当受到他在世界各个文明大国所受到的那种礼遇.至少是在电影圈,音乐圈,传媒圈和文化圈应该首先如此.我们更希望中国电影的名导(哪怕是新导,,小导)们,有哪位有识之士率先站出来回应大师的明示,使得已届81岁高龄的大师,有可能在中国发行的电影中(除去1982年中意合作拍摄的马可波罗不谈)留下大师的手笔和旋律(听说张艺谋已在邀请刚刚出名的小沈阳合作拍片了),成为中国电影与外国著名电影音乐家合作的破冰之作.(HAN 2009.6.17)
2009.5.23上午 笔者临时用手机拍下的莫里康内在中央音乐学院讲座的场景,整个大厅座无虚席.也许中国未来的"莫里康内"就在他们之中
2009.5.23上午 笔者临时用手机拍下的莫里康内在中央音乐学院讲座的场景,整个大厅座无虚席.也许中国未来的"莫里康内"就在他们之中
 
过了很久笔者才找到个位子坐下.不知何时张凌毅朋友为我拍了一张颇有纪念意义的照片.在大师讲座进行中,后排也一直站满了人.不过整个大厅大概只有我和莫里康内两个白发人.
上图: 过了很久笔者才找到个位子坐下.不知何时张凌毅朋友为我拍了一张颇有纪念意义的照片.在大师讲座进行中,后排也一直站满了人.不过整个大厅大概只有我和莫里康内两个白发人.
以下是上传到土豆网的莫里康内北京新闻发布会录像(23'34" 录像 韩青 土豆网)
2009.5.24 莫迷网联筹备组组长苏毅在联谊会成立会议上作主题发言(26'03" 录像 任绘新)
好消息: 为满足莫迷收藏需要并为联谊会筹募资金
淘宝网有限提供为莫里康内大师献礼的油画原版复制品,欢迎定购 >>>>>>
由苏毅会长主办的"莫迷网联微博"已于2009.9.25正式开通 >>>>>>
 
莫里康内爱好者VIP会员专区已于2011年开放
这是初级莫里康内爱好者进阶深造成为资深爱好人士的的最好去处
按官方年表顺序对他的401部原声音乐作品及所在电影逐项进行深入调查,了解和研究
提供全部乐曲和大部分电影剪辑的在线播放,文件下载和琴谱,字幕,歌词等重要资源的共享
欢迎订阅本站RSS邮件快讯 >>>>>>
本站中文的RSS文件地址是 http://morricone.cn/xml/rss.xml
 
 
2009.6.18.
 
除非有版权所有人的允许,本站所有曲目均仅供访问者个人欣赏使用,严禁用于复制生产,出租销售等任何其它商业目的。
本站自2003.8.8.开始运行   联系信箱 E-mail 867549420@qq.com    © 2003 hwg 版权所有
 
eXTReMe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