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study-000-->study-001
莫里康影音作品探析-001
莫里康内配乐电影"索多玛的120天"评述
Salo o le 120 giornate di Sodoma
关于影片
1944年至1945年,在北意大利,纳粹法西斯占领期间,大批青年男女被捕,尔后被经过认真挑选,除去一名男孩中途逃跑被射杀外,其余人等均被带到一处豪宅,由四名权贵人物行政官,银行家,公爵和主教宣布了"游戏规则",并有四名中年妓女从旁协助.
下面是在这个"世界"里出现的:
"癖好圈":狂欢中心,将会讲述故事,每次均是不同的主题,目的是为了激起"性欲".
"粪便圈":为了加深由"腐烂"催生的欲望,年轻的牺牲者被迫服食自己的排泄物.
"嗜血圈":四名权贵精心易装,为自己举行一场盛大的节日--所有的青年被命令互相残杀,他们被割舌,挖眼,断肢,所有的人变的疯狂起来,所有的在音乐戛然而止的时侯结束.这也许并不意味着结束,仅仅是个开始.
莫里康配乐电影"索多玛的120天"评述
莫里康配乐电影"索多玛的120天"评述
解读和评论
可以断定的是,自从出身资产阶级的布努艾尔选择在"一条安达鲁狗"中"割裂"了观众的眼球后,直至"萨罗,或索多玛的120天",在电影中还从未有过如此惊世骇俗,令人胆战心惊的场景.任何一位观看影片的人都绝不可能无动于衷,任何人的反应都可能会同影片中的情节进展而变得暴燥起来,容易激动和冲动.而这一切又被禁闭在一处自我完善,自我发展的小世界中.因为这里是"一切(罪行)都被允许的".就此意义上,萨罗,决不等同于另一个奥斯维辛.而是一个充斥未决"定理"(笔者注:此系指帕氏的另一部影片,可见本站此页)的世界.这里的诗,音乐,舞蹈,绘画等均是被允许的,这里的四名"领导者"甚至以"性"为最高行为及意识的准则,这与帕索里尼坚持的"性"的姿态又不谋而合.权力定义了"性"的基本原则,伦理道德标准,却也能定义相反的另一端;疯癫,犯罪,疾病.
可以断定的是,自从出身资产阶级的布努艾尔选择在"一条安达鲁狗"中"割裂"了观众的眼球后,直至"萨罗,或索多玛的120天",在电影中还从未有过如此惊世骇俗,令人胆战心惊的场景.
可以断定的是,"萨罗,或索多玛的120天"是帕索里尼最为结构严谨的一部影片,它的世界是一个一切事物均如数学公式般严密组织,如几何学般巧妙平衡,并且被赋于精确作用和意义的世界.影片本身的严肃性与严谨性早超越了萨德那部被描述为放荡的小说.而呈现出一种"极度权力化"下的世界
可以断定的是,"萨罗,或索多玛的120天"是帕索里尼最为结构严谨的一部影片,它的世界是一个一切事物均如数学公式般严密组织,如几何学般巧妙平衡,并且被赋于精确作用和意义的世界.影片本身的严肃性与严谨性早超越了萨德那部被描述为放荡的小说.而呈现出一种"极度权力化"下的世界,在粪便餐的悠杨乐曲声中,我们听到那位非常熟悉的独裁声对权力做出的允诺和保证的豪言壮语;中年女性抬起腿整理丝袜的时侯,丝毫不理会头顶的飞机声;这些现实的描述同样也给放荡者一种允诺,即使是归于毁灭,他们早在订下规则时就预料到了结果将是什么样的.帕索里尼在"生命三部曲"中充当了介入者,而在此时却成为一名"窥视者".片尾的暴行被真实的望远镜头所寻觅,发现,凝视.边框的阴影使得位于画面中心的画面含糊,犹豫,迟疑却又是相当真实可信.
影片被严格分为几个章节.这几个章节代表不同行为的范围,同时又预视着向地狱层层推进的循环.这种"但丁"式的结构如同理所当然的阶级性的好恶与文学假象中的设定.这设定之前帕索里尼也在其"诗的电影"也曾提起过.他提醒观众注意影片的阶级语言,也就是影片制作者背后的意识形态.毫无疑问的是帕索里尼精心设定这种缜密的结构如论文般诠释主题.帕索里尼题晚期的影片大部由一些精确数字标题("十日谈","坎特伯雷故事集","一千另一夜","萨罗,或索多玛的120天")组成,而在"萨罗,或索多玛的120天"的片头就精心罗列了各种数据.这部影片是帕索里尼最为"形式主义"的寓言之作.
影片被严格分为几个章节.这几个章节代表不同行为的范围,同时又预视着向地狱层层推进的循环.这种"但丁"式的结构如同理所当然的阶级性的好恶与文学假象中的设定.这设定之前帕索里尼也在其"诗的电影"也曾提起过.他提醒观众注意影片的阶级语言,也就是影片制作者背后的意识形态.
可以断定的是,按照某种心理意识演进的推论,拍摄完这部影片短暂的时间以后,帕索里尼被残酷地谋杀.他的这种死亡的征兆和终极的宿命感从来就无法摆脱过.帕索里尼短暂而辉煌的生涯也注定了他经过几次轮回.个人精神的历险一方面随着外部社会,政治环境的改变而改变,
可以断定的是,按照某种心理意识演进的推论,拍摄完这部影片短暂的时间以后,帕索里尼被残酷地谋杀.他的这种死亡的征兆和终极的宿命感从来就无法摆脱过.帕索里尼短暂而辉煌的生涯也注定了他经过几次轮回.个人精神的历险一方面随着外部社会,政治环境的改变而改变,一方面又与其个人倡导奉行激进的无政府主义的姿态相吻合.他不只一次地谈到"萨罗,或索多玛的120天"与之前所有的影片截然不同.理所当然帕索里尼选择萨德的小说时,他必然面临着乁种合乎自身的,自传性质的考验,无法回避个人和个人"性"的处境(帕索里尼同性恋的取向).某种意义上, "萨罗,或索多玛的120天"也暗示出个人"性"的归属.权力是无所不在,而不仅仅是1944年前后,而是延续到了当代社会.影片呈现的种种暴行,与其视为一种"戏据心理"."受众反应",还不如解释为帕索里尼疏离观众的意志..他认定了 "萨罗,或索多玛的120天"会从影像表象部分吓退观众,使其无法辩识其中滋味.影片彻底背离了人类意识所能忍受的极限,人们把产生的根源归根于极权主义的危害.按照萨德的原著, 帕索里尼同样也详细考证了性虐待意识产生的根源.我们可以看出,在权力的允诺下,无性或变态性欲的合理性是足以严酷考验影片中的任何一位角色,无论是牺牲品还是放荡者.他们享受着被摧残(身体或意识),欣喜至混身发抖,因过份的"自由"而带来的濒临情感底线的边缘时,很多人不得不重新质疑帕索里尼的前设观念的动机,而导演的突然死亡友加深了这几种误解,影像具有其意识形态的合理性吗?可以确信的是,所有的暴力行动皆由压力而来,而极点正是人类文明史上最丑恶的现象--纳粹主义.晚期帕索里尼认定了文学中的性与权力抗争的过程,并把它提升呈现出来,这也表明了帕索里尼一贯主题的根源,如何从看似誇张的行为中剥离其中的"反体制"成份,并加以进一步阐释和说明 "萨罗,或索多玛的120天"绝不是一次对暴力终结(纳粹时代的终结)的讽世之作,而是表明这种肉体和精神的思维中的暴力在现代社会中以何种形式继续延续,这才是目的所在.
帕索里尼谈创作
这部影片是改编自萨德的小说"萨罗,或索多玛的120天",我想去说的是,我对原著中的角色心理和他们的行为完全有信心,完全不需自己在电影中去增设什么,即便是连故事叙事的结构均是完全相同的.我能以但丁的方式去使影片保持原状,确实可信的表演,确实的语言能力,确实的日期,这完全是自萨德完整的章节而来的.
这部影片是改编自萨德的小说"萨罗,或索多玛的120天",我想去说的是,我对原著中的角色心理和他们的行为完全有信心,完全不需自己在电影中去增设什么,即便是连故事叙事的结构均是完全相同的.我能以但丁的方式去使影片保持原状,确实可信的表演,确实的语言能力,确实的日期,这完全是自萨德完整的章节而来的.
在萨德的小说中有四个故事的叙述者,但在我的影片中却只有三个.第四人已变为一名音乐家--她坐在钢琴旁陪同那三名叙述者.虽然我全部忠实萨德的原文.然而我以一个全新的要素插入其中.原文的故事发生是在18世纪的法国,影片实际上是在我们的时代,在"萨罗",确切的是在1944年前后,这也就意味着全部的影片和它表现出来的未知的,几乎无法用言语所形容的暴行,是作为一种纳粹--法西斯主义的性虐待狂式隐喻的呈现,以罪恶对抗人道.
在萨德的小说中有四个故事的叙述者,但在我的影片中却只有三个.第四人已变为一名音乐家--她坐在钢琴旁陪同那三名叙述者.虽然我全部忠实萨德的原文.然而我以一个全新的要素插入其中.原文的故事发生是在18世纪的法国,影片实际上是在我们的时代,在"萨罗",确切的是在1944年前后,这也就意味着全部的影片和它表现出来的未知的,几乎无法用言语所形容的暴行,是作为一种纳粹--法西斯主义的性虐待狂式隐喻的呈现,以罪恶对抗人道.
行政官,银行家,公爵和一位主教,所有这些萨德的角色看上去更像是穿平民衣着耽溺于性虐待的人.我在萨德的角色们的言语之中并未增加什么对白,也没有在他们所表演的罪行中增添其他的细节除了他们是穿接近于20世纪的衣服和他们居住的房屋外,萨德小说中的四名主要人物存在着并不均衡的关系,就是即便是历史上真实的纳粹法西斯,也存在心理和意识间的某种差异,这部影片是一个疯狂的梦,一个全部具备了异常逻辑的梦,一个混乱的但又充满细节的梦
行政官,银行家,公爵和一位主教,所有这些萨德的角色看上去更像是穿平民衣着耽溺于性虐待的人.我在萨德的角色们的言语之中并未增加什么对白,也没有在他们所表演的罪行中增添其他的细节除了他们是穿接近于20世纪的衣服和他们居住的房屋外,萨德小说中的四名主要人物存在着并不均衡的关系,就是即便是历史上真实的纳粹法西斯,也存在心理和意识间的某种差异,这部影片是一个疯狂的梦,一个全部具备了异常逻辑的梦,一个混乱的但又充满细节的梦
 
来自一位意大利朋友的电邮
2007.4.5.本站接到了一位意大利朋友 Angela 的电邮,现摘要如下:
Wonderful site!!
I write from Italy and my site is www.pasolini.net
Thanks for your fine pages on Morricone and Pasolini!
Complimenti e auguri.
译文: (你们的网站是)一个精彩的网站!! 我从意大利发信给你们.我的网站是 www.pasolini.net 对你们有关莫里康和帕索里尼的优秀的网页谨表谢意! 致良好的问候
Angela 和他的网站的电邮地址是 angela.molteni@fastwebnet.it
笔者访问了这个网站,这是一个有关帕索里尼的专题网站,内容非常丰富,以意文为主,还有西,英,法,德,捷,巴西等六种文字(为了方便,您可以从这里进入以选择语言),如您有兴趣,一定可以得到不少的收获
您也可以进入本站的截图以浏览几个页面 01(主页), 02(选择语言),03(英文页面)
 
"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的目录

"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的目录

一 关于导演
1 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
二 对话
1 影评人&帕索里尼
三 手记
四 关于作品
1 附文:演员尼内托·达沃利谈《十日谈》
演员尼内托·达沃利谈《坎特伯雷故事》
演员尼内托·达沃利谈《一千零一夜》
2 帕索里尼谈创作
五 评论
1 生命三部曲
2 诗的电影
3 改变中的现实
4 死在田园-再论帕索里尼
六 剧本
1 《爱情百科》剧本摘选
七 作品年表

内容简介

1975年11月2日,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PierPaoloPasolini)伤痕累累的尸体在罗马郊外的海滨被人发现。他的生命结束于一次夜晚的寻欢,结束在一名17岁男妓的乱棒下。他的死留下诸多疑点,迄今仍是神秘的谜团,有人猜测这是有计划的政治暗杀,有人哀叹这是一场艺术的殉难,文化的仪式。帕索里尼曾希望自己的尸体上混合着白色的精液与殷红的鲜血,竟然一语成谶。而此时,距离他完成电影《萨罗:索多玛120天》(以下称《萨罗》)仅仅数周,那部渗透着彻骨绝望的冰冷影片,似乎是他给世界留下的黑色遗嘱,这巧合中传递的死亡讯息令人毛骨悚然。
  但还有谁比帕索里尼更适于将萨德的这部千古奇书搬上银幕呢?《萨罗》的副标题"浪荡子帮",萨德和帕索里尼就是各自时代"浪荡子"的标本。他们都倡导身体革命瓦解所谓文明价值观,任由欲望奔流、释放情色想象的放浪不羁行为难以见容于社会,萨德被指控对多名女子猥亵、虐待,前后遭监禁28载,帕索里尼则因为其作品内容伤风败俗被起诉达33次。他们是世俗的背叛者,是魔鬼的异教徒。
  但是,经历了二战的历史性地震、在马克思主义和弗洛伊德思想中浸染过的帕索里尼毕竟不同于大革命时代的没落贵族萨德。他的人生、他的个性充满了矛盾对立:父亲是法西斯军官,母亲却是坚定的反纳粹者;他在1947年加入共产党,两年之后因同性恋身份被开除,但他终生以左翼自居并深受葛兰西影响;他认为生活的神圣特质并不存在于任何宗教之中,而是存在于生命本身,他选择和所有的宗教断绝关系,他那种神圣与亵渎并置以创造诗意的颠覆性美学招致教会的谴责乃至监禁,然而《马太福音》却为他赢得了梵蒂冈的奖章。本质上他是流氓无产阶级之子,常年与强盗、小偷、妓女等社会边缘人相伴。他诅咒消费主义和工业制度,向往农业文明下与自然和谐一致的感性世界,究其一生,他都在寻找一种在现代社会中失落的纯真。所以,他用方言写诗,用小说记录社会底层的贫民生活,用影像重现古老的原始神话。
  作为诗人、剧作家、理论家、先锋小说家、色情期刊专栏作家,电影对于帕索里
  尼只是艺术表达方式的一种。他在处女作《乞丐》中就高声宣布:"审判日来了!",而到最后一部作品《萨罗》直书地狱图景,14年电影之旅犹如一条毁灭之路,《萨罗》之前"生命三部曲"中洋溢的享乐主义与对欲望的热烈讴歌似乎只是回光返照中一曲最后的挽歌。
  由《十日谈》、《坎特伯雷故事》和《阿拉伯之夜》组成的"生命三部曲"重返情欲奔放、生命力张扬的前工业社会,活色生香的性爱描写、嬉皮笑脸的幽默风格与通俗易懂的故事令影片创造了帕索里尼始料未及的高票房。商业成功却促使他认识到这种表现形式并没有引发本能解放与身体革命,反倒迎合了大众对肉体的剥削性消费。于是他公开表示对这种类型的弃绝:“就算我想继续拍这种电影我也无能为力,因为现在我如此憎恶新一代意大利青年的身体和性器官。”他哀叹着年轻人中人性的缺失,哀叹着人类学意义上的“人”已然不存在。
  《萨罗》就是一次彻底的翻转。他摒除了“生命三部曲”中性欲的快乐,赤裸裸地呈现无政府主义的性暴力对身体的残酷迫害。编剧塞奇奥·西提甚至建议应该将那种对牺牲者——亦即意大利青年——无力被动性的仇恨带到影片中。他采用最恶心的方式表达了对消费哲学的刻骨敌视,消费者产生粪便,又吃下/消费自己的粪便,于是人的身体变成自我封闭的系统,工业机器上的一环,既是生产者又是消费者,生产/消费的都不过是垃圾。
  帕索里尼把影片的背景设置在意大利法西斯统治末期暗无天日的萨罗共和国,从而在消费主义、法西斯主义与性暴力之间寻找内在一致性。对于他,这一改写有着特殊的意义,他的弟弟正是在附近的山区参加游击队而牺牲,他本人也曾在那边被法西斯逮捕。作为意大利历史上最黑暗的一章,纳粹在萨罗统治期间,7万人惨遭杀害,4万人被截肢,无数妇女、少年被强奸或鸡奸。影片中有贵族、司法、神权等组成的统治阶级,有士兵组成的暴力机关,有严格的法律,甚至还有被统治者的告密揭发,宛如一个微型国家。城堡内几何学式的布景设计,追求整齐对称,象征着权力制度的森严。法西斯政治与影片中的性政治有相同的权力结构,都是将人类身体对象化后无节制地滥施权力。摄影机固定地记录城堡中发生的所有骇人事件,犹如不动声色的注视,纪录片式风格令影像内容更加让人不安。摄影机对暴行总保持一定的距离,或者让其发生在画面之外,让观众发挥想象力比直接展示更可怕。当影片结尾的大屠杀用距离感和无声音强化效果时,画面的刺激性达到了触目惊心的顶峰。
  这不只是一篇回溯法西斯时代的历史批判论文,帕索里尼的矛头直接对准了每位观众。吉尔·德勒兹认为“在《萨罗》中,不存在外面的世界”。影片把观众完全囚禁在封闭世界中,死亡是惟一可能的反抗形式和逃脱途径。观众只能与四位施暴者认同,观众的目光与他们的视线牢牢绑定,或者由他们在画面中出场与观众一起注视着被施暴的身体,或者通过他们的主观镜头直接代表观众的凝视。这种策略坚决破坏观看快感的产生,当观众无法通过他们自己的眼睛观看从而攫取愉悦,仅仅被强迫见证恶行。观众可以观看,却不能享受这种观看——与影片中的受虐者处于相似的境遇中,他们可以有性行为,却不能享受性爱。正如罗兰·巴特所指出,帕索里尼采用了施虐狂策略把攻击矛头对准了观众。以萨德之名,在帕索里尼的无情逼视下,我们无处藏身。我们,也是那兽性狂欢中的一分子。
  由此《萨罗》也显示了高度自反性,它如此深刻地反省了电影叙事中的权力关系。帕索里尼通过“生命三部曲”发现了零散故事的交织关系衍生力量,而萨德小说复杂又极其秩序化的结构正具有这种令他痴迷的形式美感。但他最终从叙事美学上升到叙事政治学,片中的妓女用叙述故事来激发性欲,类比着电影导演对于叙事的迷恋。掌握了叙事权力的人可以成为施虐者,令观众接受酷刑,乃电影叙事机制的暴政性。
  或许这亦是萨德与帕索里尼的不同。萨德小说的核心是快感,残忍暴行和死亡愿望作为性快感的组成部分出现,小说中的一位主人公声称建立在理智之上的恶行“是真正的精神享乐,它点燃了所有的激情”。而帕索里尼的电影则主要关于权力、死亡和堕落,他排斥快感。对于他来说,这已经不是标准意义上的虐恋,建立在自愿基础上的虐恋是性爱游戏,并不涉及造成身体伤害的暴力。显然,《萨罗》中的施虐早就超出了虐恋的范畴。在帕索里尼看来,这是一场权力的纵容与暴力的专政。在电影中,一切都与权力密切相关,至于快感在影片中主要通过两种方式生产,一种是自慰,而更多的时候是掌权者实现惩罚、虐待、折磨的过程中,这些掌权者都是性无能者或者至少无法通过直接的途径获得性快感。
  帕索里尼不似萨德般决绝地离经叛道,他给影片留下了一个暧昧的结尾:两位士兵随着收音机曼妙的旋律跳起舞,轻松地谈到自己的女友,在经历了惨无人道的屠杀之后,这一刻如此平静而温暖。你可以将它视作帕索里尼内心深处一丝悲悯的不忍,给了我们一线生机和希望;你也可以把它看成帕索里尼最后凄凉的叹息,历史惨烈的一页被翻过,刽子手身上血迹未干,生活的齿轮又开始转动,如同资本主义工业机器还在不停运转,罪恶被悄悄掩埋,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
  帕索里尼说:“真正的残酷来自事物本身,是生活的本质使人恐怖。”萨德在他的体内,一如卡尔维诺所言:“萨德在我们体内。”(见这里)

董冰峰

董冰峰


1974年 出生于山西省忻州市
1999年 毕业于中国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
现生活和工作在北京
联展:
2000年 “中国独立新影像”,沈阳
2002年 “北方当代独立影像艺术展”,藏酷新媒体艺术中心,北京
“社会学影像”,东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长春
“桥-长春当代艺术年度邀请展”,远东美术馆,长春
“视觉视像视野”,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济南
“第一届以色列影像双年展”,特拉维夫,以色列
2003年 “第十四届巴西电子艺术节”,圣保罗,巴西
2005年 “划痕-惑”,沈阳映像馆,北京新锐艺术计划
“自由电影:未来考古学”,第二届中国当代艺术三年展, 南京博物院,南京
“连州国际摄影年展”,连州,广东
“别样:一个特殊的现代化实验空间-第二届广州三年 展,自我组织单元”,广东美术馆,广州
2006年 “染:当代艺术展”,滨海艺术中心,新加坡 (选自这里)

About DongBingFeng

ImageLibrary, FreeCinema 1974 born in Xinzhou, Shanxi,1995 Graduated From culture and art school of Shanxi,1999 Graduated from OilPainting Department of LunXun Academy of FineArts, Shenyang, Intermediate[OilPainting] , Live and works in Shenyang (Liaoning province), 2000 China independent image exhibition ,Shenyang, 2001 1st unrestricted new image festival/BeiJing Film Academy. 1st unrestricted new image festival/ LunXun Academy of FineArts. 2002 Different Art channel, Shenyang. Northern independent Imahe Exhibition/BeiJing Loft New Media Art Center. Sociology image, Changchun, Bridage, Changchun Far East FineArts Museum , Forst-Water-Air, Jinan 水, Image is live, Harbin , 1031, Beijing Red Square 1031,Hebei Province First International Circulating Exhibition In Independent Image, Shijiazhuang , Visual-Image-Eyereach, Jinan , 1st international Video-Art Biennial in Israel/Tel aviv 2003 14 international electricity Art festival [VIDEOBRASIL] Dialogue, Central Academy of FineArts , Image from China, Italy/Poland/Portugal 2004 SCRATCH, Beijing 2005 SCRATCH  NO 4 ,Shenyang/BeijingSingapore(See here)

关于董冰峰 001, 002, 003, 004
莫里康内爱好者VIP会员专区已于2011年开放
这是初级莫里康内爱好者进阶深造成为资深爱好人士的的最好去处
按官方年表顺序对他的401部原声音乐作品及所在电影逐项进行深入调查,了解和研究
提供全部乐曲和大部分电影剪辑的在线播放,文件下载和琴谱,字幕,歌词等重要资源的共享
欢迎订阅本站RSS邮件快讯 >>>>>>
本站中文的RSS文件地址是 http://morricone.cn/xml/rss.xml
 
 
银海遐思录(之四)
——帕索里尼和他的影片《萨罗》
作者:郑雪来 字数:8376 来源:电影评介 第11期
 
[摘要]帕索里尼的影片《萨罗》是世界电影中最奇特、最惹起争议也最怵人心目的影片之一。它充分表明了一位有才华的西方艺术家,当他处于被形形色色哲学信条束缚的环境中时,他的创作道路是何等艰辛,对他说来,完整的世界观又是何等重要。
  [关键词]反法西斯 弗洛伊德主义影响 性虐待狂 但丁式“叙事圈”
  
  彼埃尔帕索里尼(1925-1975)在1961年拍摄他的第一部影片《迷惘的一代》之前就已经是意大利著名的作家、诗人、政论家和语言学家。他在上一世纪六十年代初发表的几篇论著曾为电影符号学作为学科的建立奠定了基础,比法国的克里斯蒂昂.麦茨还早若干年。
  《萨罗》(1975)是帕索里尼的最后一部影片。是我平生所看过的最奇特、最惹起争议也最令人恶心的影片之一,影片摄成后不久,帕索里尼即神秘死亡,遗尸于奥斯蒂亚海滨。由于作者的知名度较高,因而他的影片和他的突然死亡颇引起了意大利舆论界的广泛关注及持续颇久的争论。我是于1985年在伦敦的一家艺术电影院里看到此片的。与我所知道的法国、瑞典等国情况不同,英国电影审查委员会(民选组织)对各正式影院上映节目的审查极为严格,像英格玛,伯格曼的《沉默》和《犹在镜中》这样一些仅有个别床上镜头的影片,均被打上“X”字样,不允许18岁以下少年观看。而《萨罗》这部描写法西斯性虐待狂、人间“轮回”等极其残酷情景的影片,即便打上了“X”印记,发行商仍删剪去若干镜头,以免“冒着被司法当局控告的危险”。与我接触频繁的英国著名影评家托尼,雷恩,对于我看过此片后“居然能吃得下饭”表示“惊异”。我也跟他开了个玩笑,说是布莱希特的“间离效果”帮助了我。我是后来弄到了此片完整版本的录像带,才得以对它一窥全貌的。
  要评析这部在我们国内没有多少人看过的影片以及帕索里尼的创作思想。就必须较详细地介绍一下它的故事情节:
  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墨索里尼“社会共和国”首都萨罗城。萨罗湖水平静如镜,从一排排树木中望去,一片升平安乐景象。在一座被征用的豪华大厦的会议室里,四个中年人(主教、法官、总统和公爵)正在签署一部“宪法”,恐怖政体于是得到了确认。道路被封锁,到处开始围捕,母亲们嚎啕痛哭,少男少女们四处躲藏。围捕的那些牺牲者被带到这座大厦里来。这时开始了但丁式三段叙事圈(即“疯狂圈”、“粪便圈”、“嗜血圈”)的第一段——“疯狂圈”。在大厦的“狂欢厅”里。那四位权势人物的四名“助手”,四位风韵犹存的中年妓女,千方百计地来挑逗少男少女们的情欲:一位在钢琴上弹奏淫荡撩人的调子。另外三位轮流叙说她们如何与那些嫖客寻欢作乐的切身体验,开头,她们还需要权势人物加以指点。一位“夫人”刚开始讲叙就被告知,“你不应该省略细节”,于是她就眉飞色舞、津津有味地描述起各种“细节”来。在这位金发夫人继续讲述的过程中,有个少年被一位急不可耐的权势人物拖进隔壁房间里去,但他接着就单独走出来说,这年轻人不合他意,金发夫人表示愿意提供服务,却遭到拒绝。那权势人物说,“我可以等待”。另一位“夫人”紧接着向一群吓坏了的姑娘讲述挑逗男人的课程。有个姑娘受命去为一个男性人体模型实行手淫。在场的一个姑娘大为惊骇之后割断自己的喉咙。
  “疯狂圈”的结尾表现一个怪诞的婚礼场面。“新娘”和“新郎”被迫裸着身子一起躺在一堆百合花中间。他们受命现场做爱。这一对年轻人在胁迫之下虽然惊恐万分,彼此间却也产生了一瞬间真正的温情。他们正要做爱,一个权势人物上前加以阻止——“这朵花是为我们保留的”。
  当又一位“夫人”讲述她的故事时,那几个权势人物论起暴力“美学”来。其中一个当场在地板上大便,强迫那些敢于抗命、名字早已登记在册的牺牲者像狗一样跪行,并把那还冒着热气的粪便吃掉。见此情景,有两个少年同时颓然倒下,一个开始手淫,另一个趴在地上用手指头画着一些字样。
  “粪便圈”开始时,一位“夫人”正坐在梳妆台前梳妆打扮,一架轰炸机从她头顶上轰鸣而过。她来到“狂欢厅”,讲述她如何杀死她母亲的故事:“我把她送到另一个世界去了,我从来也没有感受过这种说也说不清的乐趣。”有个名叫艾娃的姑娘,她的母亲就是在围捕时为保护她而惨死于法西斯枪下。听了这杀母的故事她无法忍受。她跪在那权势人物面前哭喊道:“我请求您尊重我的悲哀。把我杀掉吧。”当她被迫去吃一匙粪便时。轰炸机正飞临大厦的上空。“真叫人想不通。她在这样的美味面前竟那末犹犹豫豫,”一个权势人物说。另一个权势人物对这种难以忍受的激动产生周期性反应,躲到旁边房间里去手淫。
  这个场面之后。恐怖政体规定了关于粪便的管理条例,每个宿舍都放了几个便盆,规定每人都必须在此大便。绝对禁止各行其是。第二天,在为全体牺牲者举办的“宴席”上,一个个盛满粪便的蒸锅端上餐桌,与此同时,响起墨索里尼慷慨激昂地夸耀法西斯青年团“光荣”业绩的声音。艾娃的神经快要崩溃,另一位姑娘向她悄声说:“赶快向圣母玛利亚祷告吧。”那位夫人继续讲她杀母的故事。
  接着举行少年“选丑”竞赛。权势人物们宣布,获胜者将被枪决。他们察看着牺牲者裸露的身体,一边讨论起性反常行为的“乐趣”:“施虐和受虐别有一番滋味,它可以无尽无休地重复下去”。获胜者的脑后被顶上一只手枪,扳机扣动了,原来里面没有子弹。“你这傻瓜,”那执行者说。“你怎麽会想到我们会把你杀死?我们要杀你一千次。”
  然后是“嗜血圈”。那一伙权势人物在轰炸机的轰鸣声中慢吞吞地梳妆打扮,调整他们的耳环和假发。牺牲者们都在大厅里等待。一个权势人物喊道:“拍起手来唱起歌。我们要让你们在临死前快乐快乐。你们中间只有少数几个能留下来。”手风琴声响起,主教开始主持一种宗教仪式。另外几个权势人物手拉着几个少年当他们的新娘。那名叫鲁易契的善于见风使舵的少年“新娘”。喃喃地说道“我的朋友们随时都做好准备”。这时,有个少年告了一个名叫格拉杰拉的姑娘的密,说她枕头下面藏有她男朋友的照片。告密者触发了一连串告密反应。被吓坏了的格拉杰拉宣布艾娃和另一位姑娘是同性恋者。艾娃被当场抓住之后。又告发一个叫恩基奥的少年跟一个黑人女仆做爱。恩基奥也被当场抓住。他刚来得及行法西斯敬礼,就被权势人物们在盛怒之下开枪打死,他们绝不容忍这种流露了人间真情的性爱场面的。黑姑娘也在近距离遭到枪杀。
  
最后,牺牲者们奉命互相残杀。一小队少年用机关枪向“皇后”们扫射。他们早就被教会搞同性恋了。那几位“夫人”讲的故事越来越带有性虐待狂的性质,这时姑娘们在院子里正被少年行刑队肢解。那些权势人物们用看歌剧的望远镜从窗子里观察。钢琴手突然中止弹奏,走进她的房间,从窗户跳下去。炸弹声在远处响成一片。一少女被拖到刑柱上,一支点燃的蜡烛灼烤她的下部。一少年被鞭打致死,另一个被烙铁烫得皮焦肉烂,那些权势人物却跳起快步舞来。这时。有两个少年也在室内和着无线电播送的摇摆舞音乐跳舞,他们脚穿马靴,把枪放在一旁。其中一个问:“你的姑娘叫甚么来着?”“玛格丽塔,”另一个回答。就在这一瞬间。这两个少年化成一幅静态造型画面,他们身后墙上挂着的那些像机器般的未来派油画仿佛成了他们的边框。影片到此结束。
  要评析这部灭绝人性、令人怵目惊心的影片的思想意图,我们最好先回顾一下帕索里尼的电影创作道路。
  帕索里尼最初的两部影片《迷惘的一代》和《罗马妈妈》(1962)在题材方面与新现实主义十分接近,也是触及意大利的社会矛盾及下层人民的苦难,但在风格上却炯然不同:对一切畸形丑恶的东西极其敏感,仿佛完全闭锁在卑鄙的残酷的氛围之中。一位意大利评论家曾指出,新现实主义的美学在他的影片中得到了“过滤”。帕索里尼很熟悉大城市流氓无产者的心态。他着力表现的也是这些。这跟新现实主义影片中大多描写工人、农民、手艺人及中小知识分子的生活又有所不同。对于那些处于社会最底层又没有失掉人的尊严的流氓无产者,帕索里尼寄予深切的同情。在他的心目中,仿佛整个世界都充满着邪恶,而他的主人公必然要遭到毁灭的命运。他甚至不给观众带来“两分钱的希望”。然而《迷惘的一代》和《罗马妈妈》和是两部具有巨大艺术力量和严酷真实的作品。从此以后,帕索里尼再也没有去拍摄反映罗马底层日常生活的当代题材影片。
  接下来的一部影片《马太福音》(1964)标志着帕索里尼朝另一方向探索的开端。影片中出现的烧焦的土地,牧羊人的破烂茅舍以及伊洛德王的石头宫殿以及其原始性的野蛮而令人震惊。在这个人们汗流满面含辛茹苦耕作土地,邪恶事物早已司空见惯的世界里。耶稣基督高高耸立,力图纠正这充满偏见、血腥和恐惧的世界。然而这个耶稣不是福音书里那位博爱和宽容的传道者、上帝的使者,而是一个常人。帕索里尼的耶稣坚定无畏。毫不妥协,号召人们采取果敢的行动,进行坚决的斗争。这是一个孤独的革命者,企图在愚昧无知、备受摧残的奴隶们心中唤起抵抗精神。
  六十年代后半期,帕索里尼在自己的创作中,不论在题材或风格探索方面都作了新的转变。例如《大鸟和小鸟》(1966)就是一部带有复杂而矛盾的哲理内容的稀奇古怪的先锋派影片。充满着悲观绝望的情调,它表明帕索里尼的政治立场陷于自相矛盾。明显地受到了当时西欧知识分子某些阶层中广为流行的无政府主义理论的影响。此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帕索里尼又对弗洛伊德主义产生了迷恋,就连他那部具有反法西斯倾向的影片《猪圈》(1969)也混杂了这方面的内容。在与《猪圈》差不多同时出现的《俄狄浦斯王》(1967)和《美狄亚》(1969)这两部改编片里,他更是以正统的弗洛伊德主义进行精神分析方面的习作而没有显示出独立的艺术意义。这表明他的创作已陷于困境。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帕索里尼在自己的创作中作了一次新的急剧的转折。从1970年到1973年拍摄的《十日谈》、《坎特伯雷故事》和《一千零一夜》等影片,是分别根据薄伽丘、乔叟和阿拉伯神话的原作改编的,这是帕索里尼第一批在西方各国广作商业性发行并给影片投资者和发行者带来巨额收入的影片。在这些影片中,帕索里尼与他一度热衷的先锋派风格断然决裂,又表现出他对日常生活真实的追求。他企图找到一些新的接近普通人生活的“富有乡土味”的风格。帕索里尼极其缜密地通过内景、服装、装置和角色类型再现了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早期的生活景象。与此同时,这些影片充斥了以赤裸裸的自然主义笔调描写的性爱场面。帕索里尼认为。这些场面是“人性自由”、“人性解放”的表现,与资产阶级社会如此常见的虚伪和“假正经”适成鲜明对照。1974年,他在回答西方许多新闻记者关于他背离了他早期影片中所持有的思想政治立场的批评时,说他最近这三部影片(亦即上述的“生命三部曲”)是他所拍摄的影片中“最有思想性的,不过没有明显表现出来而是深深隐藏着而已”,“我向观众表现的是整个世界,封建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情欲极其深刻而狂热地起着支配一切的作用。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一个人——即便他是最后一个男人——是缺乏自尊感的。我要推出这个世界并且说。你们可以比较一下。我要向你们表明。我要向你们述说,我要向你们提醒。”
  1975年帕索里尼推出了《萨罗》。
  《萨罗》又名《萨罗,或索多姆的一百二十天》。取材于18世纪法国作家萨德的小说《索多姆的一百二十天》。然而影片所表现的却是墨索里尼体制最臭名昭著的一段历史。“萨罗共和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最后18个月中法西斯主义的最后堡垒。在这段恐怖统治期间,有72000人惨遭屠杀,40000人被截肢,数目大致相等的人被送往集中营。仅在马察博托一地,就有2000村民被杀害,一大批妇女和少年被奸污或鸡奸。萨罗不是意大利人民愿意记住的意大利现代史上的一段插曲。但帕索里尼在一股冷冰冰的灵感触发之下。把这一历史暴行的事实和数字同萨德小说的大量色情内容结合了起来。小说是萨德在狱中以极快的速度写成的,这是一连串性反常行为的罗列,从写兽类交媾到与尸体交媾,帕索里尼在改编时去掉了萨德笔下性暴行中最不堪入目的部分,他把萨德所写的18世纪末期转移到20世纪中期,又将索多姆这一虚构地点搬到萨罗傀儡共和国。这使他的影片带有明显的政治性质。帕索里尼的哥哥于1944年抵抗墨索里尼共和国期间被杀害,他选择这段历史是有其明确意图的。
  西方评论认为,《萨罗》是帕索里尼所有影片中形式最完整的一部影片。按照但丁《神曲》的结构。影片分为序幕(他称之为“反地狱篇”)及三个“叙事圈”。四位权势人物(主教、法官、总统和公爵)均取自萨德笔下的人物类型,他们并非个性化的人物。而是分别代表着支撑反动政体的四根支柱——神权、法权、政权和封建势力。在一定意义上。他们是阶级心理分析抽想出来的怪物,显示各种各样幼稚病形态及其色情狂固结。帕索里尼企图通过这些人物及其所作所为来表明法西斯主义在政治、社会、文化和道德方面的全面堕落。在意大利电影中,从性的角度来分析法西斯和纳粹体制的精神实质的作品已有多部,既见于贝尔托鲁齐的《随波逐流的人》和《1900年》,也见于卡瓦尼的《夜间守门人》。不过《萨罗》所提供的形象更为浓缩,所采取的形式更为残酷而怵人心目而已。
  
在那些权势人物的淫威下,人的尊严受到了最冷酷的践踏。少男少女不仅成为他们随时发泄兽欲的工具。而且在他们及其“助手”的教唆下,竟也发展为搞同性恋,最后达到了互相告密、互相残杀的地步。人变成了非人。在那个完全处于地狱性质的“狂欢厅”里,任何人间真情的流露都是不允许的,性行为也应该是性反常和性虐待狂的表现,就连消除恐惧心理(少年牺牲者)和排遣激动心情(权势人物)也采取了行手淫这种极其反常的手段。影片中唯一表现普通人性爱场面的那个段落,以男女主人公立即遭枪杀的结局表明了法西斯体制的代表人物对这种人间真情绝不容忍。《萨罗》既不同于“生命三部曲”里对“自然人”沉浸于性爱之中从而享受“生之欢乐”的表现。更与西方一般商业片中以赤裸裸的床上镜头来挑逗人们情欲的表现有别。这里一切的性描写都是反常的,畸形的。令人恶心的。
  “粪便圈”这一别出心裁但同样令人恶心的构想,是帕索里尼对资本主义“消费社会”一贯抗议的延续。粪便作为“消费社会”的最直接产物必须由人们自己“消费”。因此。大人物的粪便必须由无辜而又无助的小人物吃掉:小人物的粪便也得由小人物自身作为“美味”而加以享用。帕索里尼曾写过大量哲学论文和政论抨击资本主义社会作为“消费社会”的各种弊病,但他并不了解形成这种社会弊病的深刻根源以及造成贫富悬殊的内在原因。在他写的一篇题名《贫穷万岁!》的政论文章里就表明了他极端混乱而矛盾的思想观点。他一方面号召“要使我们的文化不再是可怜的穷人文化,而转变成一种共产主义文化”。甚至喊出了“为实现现实生活要求的共产主义斗争万岁!”的口号。另一方面却高喊“让我们回到过去!贫穷万岁!”
  帕索里尼曾一再说过,他认为马克思的学说是“绝对正确”的,但他又自称为“异端马克思主义者”而非“普通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和耶稣基督在他的意识中并肩而立,谁也不妨碍谁。这在他的《马太福音》中看得十分清楚。他许多影片中对弗洛伊德主义及其最新分支“左的弗洛伊德主义”的依赖也同样明显。这一流派的代表人物马尔库塞曾宣称:通过具有所谓“批判潜力”的性欲倒错。并借助知识分子和脱离劳动阶级的分子联合起来造反,可以“瓦解”资本主义制度。这种“理论”对包括《萨罗》在内的帕索里尼许多后期影片显然产生了影响。
  然而帕索里尼在他生命末期却坚定地声明。尽管他过去在许多问题上与意大利共产党的策略存在意见分歧,如今他与意共站在一起。因为他认为意共是反对他所深恶痛绝的新法西斯主义复活的斗争的主要力量。在他去世前几天致佛罗伦萨激进派集会的一封电文里,他宣布要出席这次集会,但不是作为一个激进分子,而是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他将要投意共的票,他信赖新一代的共产党员。他突然逝世后不久,意共机关报《团结报》就发表了一系列文章对这位充满复杂矛盾的艺术家的生平和创作仿佛作了一番总结。有的文章称帕索里尼为“民族文化和社会思想的最杰出代表之一”,同时指出,他的创作的矛盾性反映了意大利所经历的历史阶段的矛盾《团结报》让论更指出“在他的个性中和他的探索中,在他的创作中和他的多方面活动中悲剧性地联系在一起的东西都同时发生了,这导致了他个人的悲剧,他生存的悲剧和他死亡的悲剧。这是互有联系的因果链。”
  关于帕索里尼的死亡原因,众说不一。据西方某评论称,他是因为搞同性恋。被一个不堪其纠缠的17岁少年用棍棒打死的。考诸帕索里尼的生平和作品,此说不是毫无根据。著名导演安东尼奥尼得悉帕索里尼死讯后,对意大利电影蒙受的巨大损失表示深切的悲痛,同时他也认为有必要指出。帕索里尼之死应“写进”他本人创作的上下文。“这是他本人已经预见到并在众多方面加以研究的最高悲剧。安东尼奥尼所暗示的可能也是这个意思。
  但有一点却是确定无疑的:帕索里尼的创作清楚地表明:一位有才华的艺术家,当他处于受形形色色哲学信条束缚的环境中。使他不能清楚看到人类的精神解放首先应通过争取社会和政治解放的现实斗争时,他的创作道路是何等艰辛,对他说来,完整的世界观又是何等重要。("龙源期刊网")
 
 
 
 
除非有版权所有人的允许,本站所有曲目均仅供访问者个人欣赏使用,严禁用于复制生产,出租销售等任何其它商业目的。
本站自2003.8.8.开始运行   联系信箱 E-mail 867549420@qq.com    © 2003 hwg 版权所有
 
eXTReMe Trac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