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里康内爱好者
Morricone Fans
新版主页
English
年表
音乐概览
电影概览
VIP 申请
VIP 登录
电影欣赏
作品研究
琴谱
字幕
音乐大师
手机网站
付款
旧版主页
Old-Eng
站长手记
手册征订
个人专栏
最新网页
重要通告
资源库
资源传送
歌词
莫迷网联
RSS
微信平台
关于我们
跨界论坛
旧版博客
EM简介
EM新闻
琴友专栏
名曲120
网站地图
邮探名人
全球资源
手机铃声
音乐顾问
软件介绍
手机留言
站长信箱
-----------------------
   
---------------------------
主页-->movie-000-->movie-003
 
莫里康内配乐电影
mov-003 西部往事(狂沙十万里)
Once upon a time in the west/C'era una volta il West
68-08-official
相关的音乐在线网页
IMDB(英文网)
IMDB(中文网)
备注
-official 表示为官方目录
您可以立即得到以下莫里康内爱好者必备资源的所有密码
1. 莫里康内谱曲的397部电影原声音乐资源(总计 5596 首 总容量2.8G )
2.本站历年发布过的莫里康内配乐83部最著名电影高码率视频文件 总容量64G
3.本站琴谱专栏的所有琴谱 (308首莫里康内谱曲的琴谱共计297M提供一次性完整下载)
4.其它大量重要的莫里康内有关资源,详情请见这里
 
 
西部往事(狂沙十万里)
Once upon a time in the west/C'era una volta il West
 
以下为电影在线播放,分为1,2两部分
您可以点击这里收看此电影 2-1 (82 分26 秒,土豆网)
您可以点击这里收看此电影 2-2 ( 82分51秒,土豆网)
此片的原声音乐见 mus-015 >>>>
 
 
剧情简介-1
[电影]西部往事
西部往事/狂沙十万里 Once Upon a Time in the West (1968)

导 演: 瑟吉欧·莱昂 Sergio Leone
主 演: 亨利·方达 Henry Fonda
查尔斯·布朗森 Charles Bronson
歌迪亚·卡汀娜 Claudia Cardinale
Jack Elam
贾森·罗巴兹 Jason Robards
Livio Andronico
Salvatore Basile
Aldo Berti
上 映: 1968年12月21日 ( 意大利 )
地 区: 美国 意大利 ( 拍摄地 )
对 白: 意大利语
评 分: 8.7/10( 13034票 )
颜 色: 彩色
声 音: Mono
时 长: 165 分钟
类 型: 剧情 西部
分 级: 瑞典:15 英国:15 西班牙:13 阿根廷:13 美国:PG 葡萄牙:M/12 澳大利亚:M 芬兰:K-16
字 幕: 中英

剧情简介:
意大利西部片宗师瑟吉欧·莱昂的传世经典之作,继与克林伊斯威特合作「镖客三系列」之后,瑟吉欧·莱昂这部近三个小时的长篇钜作,被称之为影史上最伟大的西部片。
故事叙述一名神秘客(查理士布朗逊)来到小镇上,被卷入一名寡妇(克劳蒂雅卡迪奈尔)与铁路大亨的土地抢夺战,此片最有趣的角色,是由一向形象正义的亨利方达,难得在此片中扮演一名冷面的残酷杀手,从头到尾几乎没有表情,只有嘴角偶尔小有动作,让人不寒而栗... 当年影片在美国上映时,曾因为片长过长而被片商修剪,导致故事架构含混不清,语焉不详。

《西部往事》:苍凉回首,沉醉低回
西风裹挟着狂沙漫天肆虐,空气压抑得令人窒息。三条大汉坐在西部某车站的候车室外,等候着什么。百无聊赖的表情下是极力掩藏的内心焦躁。屋檐上的水一滴一滴滑落到一名大汉蜷曲的帽沿里。帽沿上渐渐积满了水,大汉摘下帽子,将积水一饮而尽。另一名大汉用嘴、用手、用枪戏耍着一只肮脏的苍蝇,还有一名大汉似乎连动都懒得动了……一阵仿如呜咽的口琴声划破风沙,在空旷凋敝的车站四周回响。三名大汉精神大振,猛地站了起来,警惕地搜索着琴声的源头。这时,一个衣衫褴褛、吹着口琴的男人出现在视野里……

《西部往事》以诗意化的场景开场,显得残酷而美丽。

当美国西部电影走过百年,光怪陆离却又千篇一律的类型化和概念化让我厌倦以致麻木时,当电视荧屏出现上述镜头,一种相见恨晚的冲动蓦地从心头涌起。而当女主角出现在画面里的时候,音乐响起,一阵女声吟唱霎时溢满了整个房间,填满了整个胸臆。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动占据了我的心灵,多么熟悉而伤感的乐声啊,第一次与它相遇,同样是在一个站台上,一个绰号“面条”的男人正在送别他的所爱,渐渐远去的火车留下了他无可奈何的身影。那是一部同样伟大的影片,同样是关于回忆与忘却的故事—————《美国往事》。这两部杰作都出自塞尔乔·莱昂内,一位在美国的意大利人。而这令人心碎的乐声,贯穿了他的往事三部曲。

《西部往事》的故事同样是一个古老的传奇,一部看头知尾的影片,但是这样的故事落在莱昂内的手中,却再一次焕发了勃勃生气和动人的情绪。弗兰克横行不法,嚣张狂妄,而一旦他发现只剩自己孤单一人时,他难掩的孤独和恐惧甚至比一个平民还要强烈;口琴仔机关算尽,终于大仇得报,但内心的失落已将复仇成功的喜悦冲击得消失殆尽。那个“傅红雪”似的男人一生只能选择做一匹孤狼,游弋在狂沙万里的西部荒漠,当女人问他:“你何时再回来?”他的回答注定是无可奈何的:“某天吧。”一生孤独是他无尽的宿命。相比之下,“通缉犯”赛扬却活得更为自由和充实,他做事无须瞻前顾后,总是率性而为,活得痛快,死得潇洒。影片从始至终充斥着一股挥之不去的感伤,这份感伤是莱昂内独有的,无法复制和模仿的。影片结尾透出些许亮色,那渐渐发展壮大的甜水小镇象征着西部开拓活力与生机,莱昂内试图告诉我们:美国西部的开拓与发展,正是有了这些形形色色的人,正是有了野兽般的顽强和不择手段的求存,正是有了这样的所谓的“美国精神”,一个“西部梦”才终于变成了现实。

关于演员,亨利·方达自不必说,挺拔的身形、矫健的身手、内敛的演技更加出神入化,而影片的音乐更是别具韵味,它萦绕在戏里戏外,萦绕在每个观众的心头,令人欢喜而感伤。或者,对于往事,无论是怀念,还是忘却,都像喝下一杯黯然消魂酒,令人沉醉,令人低回…… (见此页

剧情简介-2
本站一篇文章(原帖见这里)--"二十五年后再读西部往事"

从第一次听到“西部往事”的乐曲算起,已经整整二十五年过去了。二十五年,几乎是有为人生的一半,我也已从青壮年华步入耆老之年,社会,环境,观念乃至世界都已今昔巨变,令人感叹有加,未然不惑。然而,这“西部往事”的迷人旋律却随着年令的增长日益深刻心扉,百听不厌。从音乐又引伸到电影,逐渐地对深入理解电影寓意也发生了兴趣。只可惜这电影没有中文版,而那些配音字幕却往往过于简单潦草,每每从网上发现一些文章,总是如获至宝一样的阅读,领会。但这些文章大多属于评论性质,很少有详细的故事情节,令人读了总是有一知半解之感而难以如愿。也许是有缘,前不久为了解决一个电脑问题又去新华书店,久寻不得怅怅离开时,路过一个艺术类书架,偶然一瞥,看到一本厚厚的有关VCD的书,在潜意识的驱使下,停下步子顺手翻翻,这是一本叫“VCD藏碟宝典”的书,安吉主编,漓江出版社1999年出版。里面列出了六七百部影碟的故事介绍,我耐心的翻到最后,终于看到了“西部往事”这个标题,急急翻去,长达三四页的文字,是我看到的最为详尽,完整的一篇故事情节介绍文章,仔细读过,深受裨益。尽管这篇介绍的描述也不尽然准确,但它毕竟能使人对于故事,人物乃至相关的音乐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最近论坛开放了,我又想起了那本书,如果它还在的话,我应该把它介绍给更多的深爱这部乐曲的朋友们。带着试试看的心情又去了那家书店,远远瞄去,啊,老朋友,它还真是仍然安静地躺在那里,似乎在等待着我。我连忙换上老花眼镜,拿出准备好的纸和笔,一字不落的抄了下来。一个小时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年轻的营业员也从我身边转了三四趟,(这样大篇幅在书店抄书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别人大概也不多.也可能是那位营业员对我这个老头有些同情,所以他始终没有发话.其实,如果不是嫌它太厚买回去没有地方摆,几十块钱我也就把它买下来了.)我终于完成了这个心愿,现在把它转抄给朋友们,愿你们也会从中得到一些有益的收获。


(标题) 西部往事
(副题)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一段奇特的西部情仇。
(刊头文字) 意大利出品(1969西部片)
导演 塞尔乔 莱翁内(意大利著名的西部片导演。另有“革命往事”“美国往事”等片)
主演 亨利 方达(美国著名男影星。第84届奥斯卡影帝,另主演有“金色池塘”“亲爱的克莱门汀”等片)。克劳迪亚 卡迪纳尔(意大利著名女影星)杰逊 罗巴兹 查尔斯 布朗逊(美国六七十年代三大枪手之一)


(以下是文章内容)

本片是意大利西部片的代表作之一,其导演莱翁内是欧洲影坛的奇特人物。他立足欧洲却终生执着于拍摄美国题材的电影。当别人问他为什么时,他说:美国本身是一个梦幻与现实的综合体。在那里梦幻不知不觉地变成了现实,现实也会不知不觉地变成了一场梦幻。在他眼里,美国充满了神话,也充满恶梦。美国的问题也就是世界的问题。
本片通过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的恩怨情仇,反映了美国西部拓荒过程中人们生存的情况。影片的主要角色是:白人匪首—弗兰克。印第安复仇者—口琴手。白人和印第安人混血的绿林好汉—夏尔。三个男人都喜欢的女人—曾是风尘女子的吉尔。从角色的设置,我们可以看出导演对西部拓荒史的理解。本片的艺术特点一是着重人物的情感与内心世界;二对白少。通过人物的表情和动作折射内心世界;三大特写多,往往通过身体局部的大特写,如眼睛和眼皮的微妙动作来刻画人物的心态等;四善于用配乐衬托气氛并点化人物的主要特征等等。(笔者注;对剧中五个人物:吉尔,夏尔,弗兰克,口琴手,还有那个铁路大亨莫顿的特写音乐,已附录在本文尾部,您可以下载后仔细品尝)


故事主要情节:在美国西部旗石镇车站,三个穿土黄色风衣的牛仔仿佛在等什么。突然出现一位吹口琴的年轻人。他得知黄衣牛仔全是匪首弗兰克的人,便和他们开始火并,三位黄衣牛仔成为枪下鬼。
一名叫吉尔的女子在车站等了五个小时,仍没人来接她。只好自己雇车去丈夫麦克贝恩的甜水农场。原来麦克贝恩已被匪首弗兰克杀害,同时被杀害的还有他与前妻的儿子与女儿。弗兰克受铁路大亨莫顿的委派,来威逼麦克贝恩让出有水源的甜水农场,结果他把麦克贝恩一家杀害了。
在往甜水农场的路上,吉尔在一家驿站目睹了惊心动魄的一幕。手戴镣铐的大盗夏尔打死了押送他的警员,并逼一牛仔用手枪打断了他的镣铐。此时传来古怪的口琴声,一位年轻牛仔出现。口琴手问夏尔会不会乐曲,夏尔说只会玩枪。
吉尔到达甜水农场,迎接她的不是婚宴而是丧礼。口琴手查出凶手是弗兰克一伙,夏尔是被诬陷的。夏尔和口琴手都喜欢上了吉尔,但是眼下他们都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报仇雪恨。口琴手尾随弗兰克的爪牙来到铁路大亨莫顿的专车,结果被弗兰克抓获。四目相对的片刻,口琴手认出了杀兄的仇人弗兰克。在弗兰克奉命去找吉尔夺地的时刻,夏尔摸上列车进行偷袭,杀了弗兰克的部下,救出了口琴手。
  弗兰克被吉尔的美貌吸引了,他决心占有她,和她结婚,以便合法占有甜水农场。为此他背叛和污辱了莫顿。莫顿怀恨在心,以重金收买了弗兰克的手下,要他们除掉弗兰克。
  感情上失落又空虚的吉尔,一方面受弗兰克的逼迫,另一方面也被弗兰克男子汉的魅力诱惑,投入了弗兰克的怀抱。但是她在内心里垂青的是口琴手,因为他在车站杀了弗兰克的手下,救了她一命。
  吉尔在弗兰克胁迫下公开拍卖甜水农场。眼看弗兰克开价五百元便阴谋得逞。口琴手开价五千元打破了弗兰克的计划。原来夏尔和口琴手私下结成了联盟,夏尔自愿被口琴手缉拿到官府,口琴手获得五千元赏金,想用它买下农场再还给吉尔。
  弗兰克两次受到莫顿收买的匪徒的袭击,差点丧命,口琴手两次救了他,吉尔大惑不解。口琴手说他不该死在他们手里。口琴手是想亲手杀死弗兰克,而且要让他死个明白。
  口琴手和弗兰克单挑,弗兰克倒地。弗兰克问口琴手是谁?口琴手把琴塞入他的口中,喘气使琴发出了古怪的声音。临死前弗兰克明白了:十年前弗兰克把口琴手的哥哥吊起来,要口琴手站在下面,用双肩顶住哥哥。只要弟弟累倒,哥哥就会被绳子勒死。弗兰克在一旁幸灾乐祸,还把一把口琴塞入弟弟口中,喘气使口琴发出古怪的声音。(摘抄部分完)

剧情简介-3

  《狂沙十万里》(又名:西部往事)il etait une fols dans l'ouest:意大利西部片宗师瑟吉欧莱昂内(《美国往事》)的传世经典之作,继与克林伊斯威特合作“镖客三系列”之后,莱昂内这部近三个小时的长篇钜作,被称之为影史上最伟大的西部片,亨利方达主演。法国二区版

剧情简介:
   故事叙述一名神秘客(查理士布朗逊)来到小镇上,被卷入一名寡妇(克劳蒂雅卡迪奈尔)与铁路大亨的土地抢夺战。他的兄弟曾遭受非人的折磨致死。贾森是一个混血儿,错误地被人指控为杀人犯而遭通缉。此片最有趣的角色,是由一向形象正义的亨利方达,难得在此片中扮演一名冷面的残酷杀手,杀害别人一家之后,毫无良心谴责之意。从头到尾几乎没有表情,只有嘴角偶尔小有动作,让人不寒而栗... 在瑟吉欧的出色执导下,这部辉煌的影片重现了西方电影的艺术价值。

附:著名音乐节目主持人扬大林先生文章摘录:

   在使得莱昂内莫里康内的代表作《西部往事》成为不朽名作的诸多因素中,音乐所起的作用再大不过了。“往事主题”具有的穿透力和强大感染力,为一般影片配乐不能相提并论。那辽阔宽广、舒缓动人、含义深刻的旋律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更难忘那牵动着人类共有的怀旧情结,仿佛飘过了无限时空的女高音无言哼唱....“住事主题”是莫里康内的代表作,又是世界电影音乐的颠峰之作。在用各种文字书写的有关这位作曲家的介绍或评论文章中,它是人们必然要涉及的一段音乐,同时又是上至影评家、下到普通观众以及无数音乐爱好者永远怀着赞叹和敬畏之情去聆听、去谈论的一段音乐。其迷人的音色、流畅的旋律和隽永的风格,对世界各国的许多影片产生了影响。

剧情简介-4
 

  本片是意大利西部片的代表作之一,其导演莱翁内是欧洲影坛的奇特人物。他立足欧洲却终生执着于拍摄美国题材的电影。当别人问他为什么时,他说:美国本身是一个梦幻与现实的综合体。在那里梦幻不知不觉地变成了现实,现实也会不知不觉地变成了一场梦幻。在他眼里,美国充满了神话,也充满恶梦。美国的问题也就是世界的问题。
  本片通过三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的恩怨情仇,反映了美国西部拓荒过程中人们生存的情况。影片的主要角色是:白人匪首—弗兰克。印第安复仇者—口琴手。白人和印第安人混血的绿林好汉—夏尔。三个男人都喜欢的女人—曾是风尘女子的吉尔。从角色的设置,我们可以看出导演对西部拓荒史的理解。本片的艺术特点一是着重人物的情感与内心世界;二对白少。通过人物的表情和动作折射内心世界;三大特写多,往往通过身体局部的大特写,如眼睛和眼皮的微妙动作来刻画人物的心态等;四善于用配乐衬托气氛并点化人物的主要特征等等。
  故事主要情节:在美国西部旗石镇车站,三个穿土黄色风衣的牛仔仿佛在等什么。突然出现一位吹口琴的年轻人。他得知黄衣牛仔全是匪首弗兰克的人,便和他们开始火并,三位黄衣牛仔成为枪下鬼。
  一名叫吉尔的女子在车站等了五个小时,仍没人来接她。只好自己雇车去丈夫麦克贝恩的甜水农场。原来麦克贝恩已被匪首弗兰克杀害,同时被杀害的还有他与前妻的儿子与女儿。弗兰克受铁路大亨莫顿的委派,来威逼麦克贝恩让出有水源的甜水农场,结果他把麦克贝恩一家杀害了。
  在往甜水农场的路上,吉尔在一家驿站目睹了惊心动魄的一幕。手戴镣铐的大盗夏尔打死了押送他的警员,并逼一牛仔用手枪打断了他的镣铐。此时传来古怪的口琴声,一位年轻牛仔出现。口琴手问夏尔会不会乐曲,夏尔说只会玩枪。
  吉尔到达甜水农场,迎接她的不是婚宴而是丧礼。口琴手查出凶手是弗兰克一伙,夏尔是被诬陷的。夏尔和口琴手都喜欢上了吉尔,但是眼下他们都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报仇雪恨。口琴手尾随弗兰克的爪牙来到铁路大亨莫顿的专车,结果被弗兰克抓获。四目相对的片刻,口琴手认出了杀兄的仇人弗兰克。在弗兰克奉命去找吉尔夺地的时刻,夏尔摸上列车进行偷袭,杀了弗兰克的部下,救出了口琴手。
  弗兰克被吉尔的美貌吸引了,他决心占有她,和她结婚,以便合法占有甜水农场。为此他背叛和污辱了莫顿。莫顿怀恨在心,以重金收买了弗兰克的手下,要他们除掉弗兰克。
  感情上失落又空虚的吉尔,一方面受弗兰克的逼迫,另一方面也被弗兰克男子汉的魅力诱惑,投入了弗兰克的怀抱。但是她在内心里垂青的是口琴手,因为他在车站杀了弗兰克的手下,救了她一命。
  吉尔在弗兰克胁迫下公开拍卖甜水农场。眼看弗兰克开价五百元便阴谋得逞。口琴手开价五千元打破了弗兰克的计划。原来夏尔和口琴手私下结成了联盟,夏尔自愿被口琴手缉拿到官府,口琴手获得五千元赏金,想用它买下农场再还给吉尔。
  弗兰克两次受到莫顿收买的匪徒的袭击,差点丧命,口琴手两次救了他,吉尔大惑不解。口琴手说他不该死在他们手里。口琴手是想亲手杀死弗兰克,而且要让他死个明白。
  口琴手和弗兰克单挑,弗兰克倒地。弗兰克问口琴手是谁?口琴手把琴塞入他的口中,喘气使琴发出了古怪的声音。临死前弗兰克明白了:十年前弗兰克把口琴手的哥哥吊起来,要口琴手站在下面,用双肩顶住哥哥。只要弟弟累倒,哥哥就会被绳子勒死。弗兰克在一旁幸灾乐祸,还把一把口琴塞入弟弟口中,喘气使口琴发出古怪的声音。(摘抄自“VCD藏碟宝典”,安吉主编,漓江出版社1999年出版。)

以下转载SHERRY在俱乐部(论坛)发表的转载文章 原文请由此进入 >>>>
Once Upon A Time In The West/狂沙十萬里

  Sergio Leone以鏢客電影掀起Spaghetti Westerns的風潮後,在1969年推出近三個小時的西部長篇鉅作<狂沙十萬里>,這並不是Sergio Leone最後一部西部電影,不過其故事與風格卻道出了Sergio Leone已經有意告別這種電影類型,當年這部片子在美國推出時,因長度太長而被美國片商大幅修剪,導致原貌殘缺不全,劇情曖昧不清,在口碑和票房上都大受影響,但在歐洲順利以完整版上映後,隨即驚艷歐洲影人,也讓本片在日後贏得其應有的評價,今日<狂沙十萬里>已被視作Spaghetti Westerns藝術成就最高的代表作.

  相較於戰鬥氣焰張狂迫人,又散發著黑色幽默的鏢客三部曲,<狂沙十萬里>顯得較為蒼涼感傷,而在旋律美感和音樂語言的運作上再上層樓,Ennio Morricone再次憑著過人的創造力,開拓新的Spaghetti Westerns配樂視野,當中的音樂元素承襲若干鏢客電影音樂的神韻(如營造緊張氣氛的The Transgression),同時又為其80年代的著名黑幫電影音樂<四海兄弟-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開啟先聲.很有趣的是,這部配樂就和<四海兄弟>一樣,是在電影拍攝期間,甚至是電影開拍之前產生的.

  Ennio Morricone與Sergio Leone不僅是一對極有默契的影音搭檔,同時也是一對很有緣份的伙伴,兩人合作的開端<荒野大鏢客>,原先並不意屬Morricone出任配樂,而是後來因故走馬換將才由Morricone接手,當Morricone一見到Leone時,立時興奮的說:原來是你,我真不敢相信你不記得我了..Leone一頭霧水,心想自己何時結識了這麼一位音樂家卻不自知,Morricone告訴Leone:咱們是小學同學呀,你居然不記得了!!Leone半信半疑,心想這大概是說笑的吧,於是Morricone找出當年的照片,原來Leone與Morricone果真是昔日同窗,在照片上還是比鄰而坐,就像是兩人日後註定要相遇合作一般!Sergio Leone與Ennio Morricone不僅合作默契絕佳,合作的方式也異於一般導演與配樂家的組合,通常導演會在電影完工後才找電影音樂家加以潤飾,不過Sergio Leone反而時常根據Ennio Morricone寫的音樂來拍電影,Leone通常會在拍電影前和Morricone妥善溝通,並請Morricone憑直覺和對故事,角色的了解先寫幾個音樂主題,Leone再由這些音樂主題中挑選出合適,對味的作品,然後根據這些音樂來全詮釋電影,早在<地獄三鏢客>時這種合作模式就已經建立,而<狂沙十萬里>與<四海兄弟>更激盪出動人的影音效果,這種導演與音樂家互相啟發的合作方式,讓原本即善長影像經營的Sergio Leone,與精於音樂詮釋的Ennio Morricone,在影音結合上更臻完美.

  以<狂沙十萬里>為例,幾乎所有的音樂主題與配樂構思,都在電影開拍前與拍攝過程中完成,Sergio Leone表示能在電影開拍前,即擁有合適的音樂是一件很好的事,也讓電影的拍攝和情感的詮釋更形完整順利,其中唯一碰到的困難,是當中反派角色Cheyenne的主題.Ennio Morricone為<狂沙十萬里>譜寫了三個氣質互異的主題旋律,形成整部作品的音樂結構,但其中Morricone對Cheyenne的描寫,卻始終和Leone的想法有誤差,Leone覺得Morricone原來的Cheyenne主題是很好的音樂,但似乎並不吻合這個角色,最初Morricone一再向Leone強調這是由於交響編曲的原故,他向Leone保證等到音樂編曲完成後,這首作品會有完全不同的感受,而且一定能讓Leone覺得滿意.結果四個月後在錄音室裏,Leone再次聽到完整的Cheyenne主題時,他的心還是沈到了谷底,他坦白向Morricone表示,這個音樂和他四個月前聽到的根本沒有什麼不同,也不符合他對這個角色的想法,於是Morricone拉著Leone坐到鋼琴旁,他覺得必須和Leone好好談談了,因為這個主題已經修改了十五次,結果Leone還是不滿意,現在Morricone己經搞不清楚Leone倒底要什麼了,Leone問Morricone:你有沒有看過狄士尼的<小姐與流氓-Lady And The Tramp>,Morricone回答:當然有,不過這和Cheyenne有什麼關係?Leone試著解釋道:因為Cheyenne就像那個角色”流氓-Tramp”,他是個聰敏機警的人,是個滑頭浪蕩的惡棍,但他同時也是個重友誼講義氣的人,當你描寫這樣的角色時,你不能只寫他的陰沈暴力的一面,他還有充滿熱情,驕傲與溫柔的一面啊!如此一來,Morricone頓時豁然開朗,Cheyenne的主題就直接從他手下的鋼琴流瀉而出,Leone當場興奮的說:對了!就是像這樣的音樂!於是,Cheyenne這個知名的主題就如此誕生了.Cheyenne的主題最具代表性的一段曲目是Farewell To Cheyenne,一段旋律討喜,帶了點滑頭與吊兒郎當的口哨主題,這個口哨主題與鏢客系列大異其趣,是旋律俏皮,輕鬆悠遊的作品,乍聽之下並不像所謂的反派人物,它所呈現的正是Chyeyenne一角討人喜愛,機敏狡黠的一面,但同時,這個主題在The First Tavern中卻極為陰沈黑暗,充滿惡意與殺意,顯然在經過十五次修改後,Ennio Morricone己經成功的掌握住Chyeyenne一角的人格特質與複雜性了.

  另一個知名的主題旋律是Man With A Harmonica,這是一個屬於復仇者的主題,劇中這名隨身攜帶口琴的角色是個身份不明,無名無姓的流浪客,他有著神祕的復仇意圖,但最初沒有人知道他來自何方,所為為何,隨身吹奏的口琴成為他的特徵,也成為他的代名詞,這個主題其實是在電影拍攝過程中臨時起意的,Morricone成功的將音樂由搭配陪襯的地位轉變成角色的象徵,而且口琴的運用手法蒼涼蕭瑟,神秘詭譎,相當獨到.除了Man With A Harmonica這段著名的音樂外,Death Rattle也是這個口琴主題的變奏,音色幽暗森然,迴繞著冰冷陰寒的不安情緒,讓人不由顫慄.As Judgment,The Second Tavern,The Man等段落雖不是以口琴表現,但音樂中仍透露著這個主題黑暗深沈的氣息與悲亢不安的旋律性,戲劇效果與情緒張力仍然極高.

  而第三個主題旋律是絕美的Love Theme,也是本片最受歡迎的主題作品Once Upon A Time In The West,這是我個人覺得Morricone寫過最優美的旋律之一,淒美絕倫的感傷與悠遠令人心碎,是美的讓人不覺落淚的經典之作,也可說是日後<四海兄弟>的雛型,由於這個主題的旋律美如此出色,因此無論用何種方式演出,那種柔美,失落,愁悵,感傷的美感都是不變的,尤其在Edda的女聲吟唱助陣下,愈發脫俗動人,是Morricone作品中不容錯失的經典曲目.

  <狂沙十萬里>是Morricone最為感傷蕭瑟的一部Spaghetti Western配樂,然而不論就旋律的美感,音樂的創意,以及戲劇性和氣氛的塑造,這部作品仍有許多地方,大大的突破了水準也稱得上很高的鏢客三部曲,雖然這並不是Morricone最後一部Spaghetti Western,但某個方面來說,它己經為Spaghetti Western下了一個註腳與省思,Spaghetti Western電影音樂最初的英雄主義與野性狂氣,在<狂殺十萬里>中內斂昇華,達到一種新的美感與意境,也使<狂沙十萬里>成為一部新的當代經典.

 
以下是Sherry在论坛发表的一篇译文原文见这里>>>>)
  毫无疑问在我脑海里有两部西部片理应冠以此类影片之翘楚:Sam Pechinpah的“Wild Bunch”以及Sergio Leone的“西部往事”。两部影片都超越了类型片的桎梏,陈述了一种永恒的意念,并显示出对人性和灵魂的一种深刻的洞察力。
西部往事是继莱昂内和伊斯特伍德合作的美圆三部曲之后,对其总结性的,并把它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的篇章。尽管我是十足的伊斯特伍德迷,但仍然认为在这部电影里弃他不用是正确的,因为他的存在必定会带入不必要的以往角色的影响。Charles Bronson,虽然不象伊斯特伍德是大明星,但对于保持一种整体的神秘性,他确实做到很好,而这一点对于他在片中所扮演的角色是至关重要的。
影片以一个令人难忘的情景开场,向我们显示了电影制作艺术的真正含义。在他的演艺生涯中,Jack Elam(片头那个有着滑稽眼睛的家伙)在数不清的西部片中,是最著名的配角。在此他又再次扮演了一次上帝:用他的枪管扣住一只恼人的苍蝇,逗弄它,让它为自己嗡叫,然后,又作出神圣的举动,这个冷血杀手居然带着一抹天使般的表情把那只苍蝇放了。这个开场本身就是一个故事,别的导演或许会据此拍出一整部电影。在10多分钟的时间内,只有两句很短的对话,却揭示了影片的一个主要层面--主宰野蛮西部世界的强势人物的衰亡和自我毁灭,以及缓慢的,却是不可避免的由生意人和小人物的文明来取代的必然趋势。
  虽然我在此评论的目的并非要阐述主要情节,但如果不省视其中一些人物以及在故事之外他们所代表的意义(至少以我的观点),那我的评论也就相当空洞了。在“好坏丑”中,三个主角也依片名所指而分类。但这次分类的标准却有所不同。吹口琴的男人(Charles Bronson)看似一个复仇天使--一个没有明显人类欲望,没有过去,除了一个儿时记忆的人--来到人间只为一个目的--铲除恶魔,片中就是Frank(亨利方达)。Bronson为了完成这项正义使命,可以做任何事情,即使这包括了杀人,置别人于危险中,或者甚至救了他的死敌只是为了后来自己去杀他。一般人不能理解这种“正义”,也因此,吹口琴的男人被描写成一个反社会的人,除了他的敌人和他的朋友Cheyenne(Jason Robards)以外,他几乎没有和任何人有过有意义的对话。
  在这三人中的另一端,Frank,是铁路大亨Morton的“帮手”,即所谓的“清道夫”--商人可随意指使他们去做那些肮脏的事情。但是Frank的梦想却不限于此,他自己也要成为一个商人。但是他成不了,因为,用他自己的话说,他“只是一个人”,而吹口琴的男人则称其为“古老的种族”。
  相比较而言,最尘世化的人是Cheyenne,也因此他是那个最博得观众同情的人物。本质上,他自有一套道德观,只除了某些时候,用他自己的话说,“有成千上万个小小的,极好的,闪闪发光的理由”把它们摒弃一边。Robards在本片中的表演是他最杰出的一次,我永远都无法理解为什么他没有获得奥斯卡提名。他的每一个姿势,面部表情和话语都直接切入观众的心灵。他那种性格的双重性,最好的体现也许就在他带着本真的微笑说道:“我从来不会去杀一个孩子。杀一个孩子就如同杀一个牧师一样。”然后,露齿一笑,他又补充道:“我是说天主教的...”。
  其他的人物表现也完美地契合了故事发展和影片的整体氛围,每一个都相当出色。每一个场景都是一次小小的杰作,每一句台词都经过小心斟酌,富有更深层的目的和意味。而为了强调所有这些,Ennio Morricone亦相应作出了一部电影艺术世上最杰出的配乐。
我向各位强烈推荐这部电影,即使是那些通常讨厌西部片的人。一些艺术家,就象leone,会超越任何类型束缚,把他们的魔术棒接触到的任何事物都变为艺术杰作而呈现出来。

原文如下:


inkanus(a member of Epinions)
Home Turf: Chicago, IL
Personal Info: Graduate student in molecular genetics at UIC.

An epic of a grand scale (Dec 22 '00)

Pros: This movie has it all!
Cons: As in all Leone movies, dubbing of Italian actors sometimes gets annoying
Full Review:
There is no doubt in my mind that two western movies crowned this genre: "Wild Bunch" by Sam Peckinpah and "Once upon a time in the West" by Sergio Leone. Both of these movies surpass genre limits, deliver a lasting message, and offer a deep insight into the human heart and soul.
"Once upon a time in the West" comes after Leone's and Clint Eastwood's trilogy, sums it up, and brings it on another level. Even though I'm a big fan of Clint Eastwood, I think that it's good that he abstained from this movie, because his presence would bring in an unnecessary burden of his previous roles. Charles Bronson, even though a lower class actor compared to Eastwood, managed to retain the veil of total mystery, crucial for the success of the role he had to play.
The movie opens with an unforgettable scene, one of those that shows us the real meaning of the artistry of film making. In the role of his lifetime, Jack Elam (the guy with the funny eye), the best known supporting actor from a plethora of western movies, resumes the role of God by capturing an annoying fly in the barrel of his gun, playing with it and making it buzz for him. Then, in the act of divine grace, this brutal killer releases the fly with an angelic expression on his face. The opening scene is a story on its own, and another director would make an entire movie out of it. With just two short sentences exchanged in more than ten minutes, this scene uncovers one of the major layers of the movie -- the decline and self-destruction of the strong individuals who ruled the "wild" West and the slow, but inevitable takeover by the civilization of businessman and the little people.
The purpose of my review is not to uncover the major plot, but it would be rather empty if I don't reflect on some of the characters and their meaning (at least in my interpretation) aside from the story. Like, in "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ugly", there are three major male characters in the movie who could be categorized as such. But the level of categorization is a different one this time. The man with harmonica (Charles Bronson) looks like an avenging angel -- a man with no visible human emotions, with no past but one childhood memory -- who came down to Earth with one task -- to smite the Devil, represented by Frank (Henry Fonda). Bronson will do whatever it takes to deliver this justice, even if it includes killing, putting others in danger, and even saving the life of his arch enemy just for the purpose of killing him later. Other people don't understand this kind of "justice" and, therefore, Harmonica is depicted as an antisocial person, almost unable to strike a meaningful conversation with anyone but his enemy and his ally Cheyenne (Jason Robards).
On the other side of this trio stands Frank, the "helping hand" of a railroad tycoon, Morton, the personification of the "cleaner" -- someone disposable used by businessmen to do their dirty work. But, Frank dreams of rising above his role. He wants to become a businessman himself. Alas, he can't because, in his words, he is "just a man", and, according to Harmonica, "it's an ancient race".
The most earthly character is Cheyenne, and thus he is the one to pick up all the sympathies of the audience. In essence, he is driven by certain moral values, except when, in his own words, "there are thousands of small, golden, shiny reasons" to set them aside. Robards gave the performance of his life in this movie, and it's beyond my comprehension why he wasn't even nominated for an Oscar for it. His every gesture, facial expression, and sentence strike the spectator directly in the heart. The essence of his dualistic nature radiates from him, but it is maybe best depicted in a scene where he says with an innocent smile: "I would never kill a child. To kill a child is like to kill a priest.". Then, with a grin, he adds: "Catholic, I mean...".
The other characters perfectly fit the story and the global scope of the movie, and everyone is exceptional. Every scene is a little masterpiece, every sentence is carefully weighed and said with a deeper purpose and meaning. To underscore everything, Ennio Morricone made one of the best musical scores in the history of film art.
I highly recommend this movie to anyone, even those among you who hate western genre in general. Some artists, like Leone, just surpass any genre and deliver great works of art no matter what they touch with their magic wand.

 
主站的的重要栏目和网页
2009年编制的老年表
电影赏析
音乐赏析
莫里康内爱好者联谊会(莫迷网联)专栏
杨大林先生,杨东女士专拦
著名歌唱家演唱的莫里康内乐曲
著名艺术家演奏的莫里康内乐曲
邮探世界名人
意大利电影研究专拦
关于"Chi Mai"
莫里康内欧美亚六场音乐会对比研究
网友提供的莫里康内作品
边说边听边看--专题
网友个人专栏
WAP手机网站
莫里康内MIDI铃声
软件介绍
求谱网友交流
全球莫里康内相关网站
海外优秀搜索引擎
BBC-HVF 访谈莫里康
莫里康内上海音乐会
莫里康内北京音乐会
我喜爱莫里康内
莫里康内新闻(中国)
全国及境外TV节目预报
奥斯卡和莫里康内
遭遇黑客
西巴女王
十三年后再访伊莫拉
"海上钢琴师"琴友天地
"阿隆桑方"研究
"工人阶级上天堂"研究
"死刑台的旋律"研究
我最喜爱的西洋杰出音乐回顾
"索多玛的120天"评述
电影"我的青春/梅泰罗"探析
"大师和玛格丽特"研究
孩子们的作品
不得不看(新闻拾零)
电影"豺狼的日子"专页
八十年代歌曲回顾
电影"德黑兰-43"音乐专页
苏俄爱国歌曲
网站地图
Add to Google
eXTReMe Tracker
关于我们
信息产业部备案序号(2014): 苏ICP备11039856号 本站自2003.8.8.开始运行 © 2003 hwg 版权所有
除非有版权所有人的允许,本站所有曲目均仅供访问者个人欣赏使用,严禁用于复制生产,出租销售等任何其它商业目的。